全国首例艾滋病+乙肝肝昏迷患者跨血型肝移植获成功

http://www.69jk.cn 来源:互联网

  为我国艾滋病人器官移植做出前所未有的尝试和探索

  全国首例艾滋病+乙肝肝昏迷患者跨血型肝移植获成功

  一例艾滋病合并乙肝慢性加急性肝衰竭、肝昏迷的男患者,在广东深圳市第三人民医院经过跨血型肝移植术40多天后,目前已完全恢复,谷丙转氨酶、谷草转氨酶、总胆红素等重要检测指标均在正常值范围,乙肝病毒已转为阴性,HIV病毒低于临床检测下限。经检索查新结果证实,这是迄今为止我国艾滋病合并乙肝肝昏迷跨血型肝移植手术后存活的首例病人,在世界范围内也未见到类似报道,堪称国内外医学史上开先河之举。据了解,该患者已于5月中旬康复出院。

  即使是雷区,也要趟条路出来

  回想起今年4月初的那一幕,深圳市三医院感染一科主任王辉至今仍心有余悸。原来,她的一位长期随访的艾滋病合并乙肝患者,骤然出现了肝昏迷和肝肾综合征。“完了,完了,如果不做肝移植,他可能熬不过一两天了。”这是因为该男士肝脏解毒功能完全丧失,有毒物质跑到脑子里,成了肝性脑病。此时,患者神志不清,生命垂危,唯一的出路就是肝移植。

  这一手术有没有做的价值?会不会有医生接?王主任心里也没底,她立刻把这一紧急情况反映给院领导,院领导当即召集肝移植科、ICU、麻醉科等多学科专家紧急会诊。

  “这个患者一直在我这里随访,已经达到了U=U(测不到=不具传染力)的标准;也就是说,他体内的HIV病毒载量已降低到了检测不到的程度,性传播和母婴传播风险接近零。”会诊现场,王辉解释,随着医学的发展,艾滋病已经从一个世界绝症到可防、可控、可治。

  “术中万一发生职业暴露怎么办?“市三医院肝移植科主任姜楠提出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15年里他做了上千例肝移植手术,但从没遇到过艾滋病病例。

  “院感科会有周密的措施保护医生不被职业暴露,即便真的出现万一,也有‘后悔药’兜底,可以在72小时内服用暴露后预防用药。”王辉分析指出。

  在充分考量后,姜楠主任决定冒着职业暴露风险给这位男士做肝移植。“不能眼睁睁看着他离去,要帮他和死神搏一下。”

  等不及了,跨血型移植也要试

  这是一场争分夺秒的“战役”,留给医生们的时间,恐怕只有短短的一两天。

  医院伦理委员会讨论后决定,可以给该病人做肝移植手术。按照中国人体器官分配与共享计算机系统中器官分配原则,这个患者属于超紧急状态肝移植等待者,具有优先得到供肝的机会。通过分配系统,很快就匹配上了一个肝脏。但难题来了,捐献者的血型是A型,而病人的血型是O型。通常肝移植患者的血型需要相同或相容。

  

全国首例艾滋病+乙肝肝昏迷患者跨血型肝移植获成功

 

  “等不及了,跨血型移植也要试。”庆幸的是,经过检测,该男士ABO血型抗体滴度较低,具备跨血型肝移植的基础。姜楠毅然决定跨血型移植,即使面临肝移植手术风险加大、易于出现超急性排斥反应的后果。

  在这之前,国内仅报告过3例合并HIV感染的肝移植手术病例,但合并肝昏迷和肝肾综合征紧急施行跨血型移植还是第一次,没有经验可循。医生只能依靠自己的经验“摸石头过河”,尝试制定免疫诱导方案。

  术前这两天,作为肝移植的“老司机”,姜主任一直睡不踏实,“脑子里就像过电影一样,一遍遍演示着各个环节,绝不能有半点差池。”医院相关团队专家们也进行了充分的讨论,对手术可能出现的情况,展开预判和精细准备。

  团队协作,打赢了一场攻坚战

  4月4日,手术开始。

  

全国首例艾滋病+乙肝肝昏迷患者跨血型肝移植获成功

 

  十几名医护人员“全副武装”,确认皮肤无破损、穿着双层防水围裙、戴护目镜、双层橡胶手套、防水袖套、鞋套,术中用弯盘传递器械等,避免医护人员职业暴露。

  

全国首例艾滋病+乙肝肝昏迷患者跨血型肝移植获成功

 

  数小时后,姜楠主刀切下了病人萎缩硬化的肝,换上了新鲜健康的肝脏。

  

全国首例艾滋病+乙肝肝昏迷患者跨血型肝移植获成功

 

  术后,患者生命体征平稳,肝功能快速恢复,意识逐渐清醒,但术前预判的情况一一显现,棘手的问题接踵而至。

  

全国首例艾滋病+乙肝肝昏迷患者跨血型肝移植获成功

 

  艾滋病人本身的免疫系统就非常弱,跨血型移植后免疫系统就更脆弱,无异于“雪上加霜”。在这种少见的现状下,艾滋抗病毒药物和免疫抑制剂要怎么调整,才能保证它们不会“窝里斗”?于此同时,由于肝肾综合征和手术后的应激反应、腹压增高等原因,患者术后始终没有尿,只能持续血透。每一个疑难“关卡”都让人焦灼不安。

  

全国首例艾滋病+乙肝肝昏迷患者跨血型肝移植获成功

 

  “这个病例真的太特殊了,他的术后康复是一系列复杂的工程,整个过程惊心动魄。”市三医院院长刘磊紧急从外地赶回,组织多学科专家会诊,制定术后方案。ICU医护人员也守了3天3夜没合眼。

  “有尿了,终于有尿了。”术后第4天,该病人终于排出了300多毫升的尿量,肾功能逐渐恢复。参与这场“战役”的医护人员听到了这个好消息,兴奋地击掌相庆。

  市三医院ICU主任李金秀介绍,在ICU期间,医护人员对患者进行了保护性隔离,避免感染,并利用医院感染病快速诊断优势,动态时时监控感染指标,确保他顺利渡过围手术期感染关。仅仅手术5天后,患者就已经正常进食了,还能下地接受“踩单车”康复训练。

  “这场‘攻坚战’调动了全院力量,移植科、感染科、麻醉科、ICU、血液净化科、输血科、检验科等多学科协同作战。”院长刘磊表示,这个疑难复杂的肝移植手术体现了深圳市三医院的综合救治水平和危重症救治能力,也彰显了深圳器官移植的医疗水平在不断攀升。

  这一成功案例,极具现实意义

  作为深圳市艾滋病诊疗质控中心专家组组长,王辉惊喜地成了“见证奇迹的人”。“10多年前,别说移植手术,就是淋巴结活检都很少有医生愿意给艾滋病病人做。这个手术一方面纠正了对HIV的歧视,另一方面也显示了医学技术和人文关怀的进步。希望全社会共同努力,能改变一些群众对艾滋病患者的偏见,给予艾滋病人更多的关爱和包容。”

  国家卫健委艾滋病医疗专家组委员、广东省医师协会感染分会副主委、原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四医院感染科主任医师、现深圳市三院感染三科主任王福祥教授指出,随着强效抗逆转录病毒药的应用,HIV感染者的发病时间被推迟,带病毒生存成为常态。同时,一些与HIV无关的疾病则上升为主要死亡原因,如肝硬化、肾衰竭等。因此,针对HIV感染者的器官移植成为迫切需要。王福祥主任认为,尽管目前国际移植届对伦理的讨论尚未结束,但只要满足无机会致病菌感染、无肿瘤、血清HIV病毒载量在可检测水平之下等条件,HIV感染者是可以考虑实行移植手术的。

  而本次手术的主刀者姜楠认为,尽管这例手术仅是一次破冰之旅,但对于广大感染科和移植科从业者来说,其现实意义和示范意义巨大,有着鼓舞人心的作用;同时也进一步去除了艾滋病的污名,并且扩大了移植和捐献适应症,可以挽救更多的生命。姜教授表示,下一步,他将带领团队成员围绕HIV感染者的移植术后存在的风险,如更高的急性排斥发生率和移植物功能延迟恢复、更多的感染机率、抗逆转录病毒和免疫抑制方案之间的药物-药物相互作用与影响,以及免疫缺陷患者器官移植术后免疫耐受等棘手难题开展进一步的科研攻关,为艾滋病病毒携带者及所有需要移植器官的病人点亮希望的曙光。(周亦楣 萧壹峰)

  新闻链接:深圳市三医院肝移植学科带头人姜楠教授简介

  

全国首例艾滋病+乙肝肝昏迷患者跨血型肝移植获成功

 

  1975年出生,2006年获中山大学外科学博士学位,2009年赴世界知名器官移植中心加拿大西安大略大学附属医院外科多器官移植中心进行博士后研究。

  

全国首例艾滋病+乙肝肝昏迷患者跨血型肝移植获成功

 

  归国后主持国家自然科学基金3项、广东省自然科学基金及科技计划项目4项,参与“973”项目子课题、“十一五”、“十二五”重大课题支撑计划子项目及省部级科研项目10余项。近年发表SCI论文20余篇,在肝癌复发转移分子机制、早期诊断、肝癌临床多学科综合治疗、肝移植技术的创新和肝移植术后个体化用药方案的研究领域取得了多项新成果,获广东省科技进步一等奖1项。目前兼任《器官移植杂志》、《中华肝脏外科手术学电子杂志》编委和审稿专家;参与编写《移植肝脏病学》、《肝脏移植麻醉学》等多部专著。

  

全国首例艾滋病+乙肝肝昏迷患者跨血型肝移植获成功

 

  2006年起一直在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肝脏外科(肝移植)科工作,担任主任医师,博士研究生导师。为广东省首批杰出青年医学人才,广东省科技进步一等奖获得者,多次获中山大学优秀教师杰出贡献奖,中山大学优秀临床带教老师,中山大学临床技能培训优秀教官。2018年11月作为人才全职引进到南方科技大学附属第二医院(深圳市第三人民医院)器官移植科,任学科带头人,科主任,为教授、主任医师、博士研究生导师。

  

全国首例艾滋病+乙肝肝昏迷患者跨血型肝移植获成功

 

  目前主要从事肝胆胰脾外科及肝脏、胰腺移植的临床和研究工作,为广东省卫生健康委肝脏移植资质注册医师,主攻肝脏、胆道、胰腺肿瘤、胆石症、胰腺炎、门脉高压症等疾病的诊断和治疗;能主刀独立完成包括经典、改良背驮、劈离、活体、儿童肝脏移植在内的等各种肝移植术式,高难度的肝癌、胆道、胰腺癌手术,尤其对肝脏、胆道、胰腺肿瘤的诊治,肝脏、胰腺移植手术和术后并发症的防治、复杂胆道疾病的诊治等有较深研究。


 

精彩推荐

频道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