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抗瘙痒新思路:针药并用、中西合璧

http://www.69jk.cn 来源:中国健康网

  ——记王煜明博士对瘙痒性皮肤病的发现

  瘙痒是皮肤病患者最大的苦痛,影响患者日常生活和工作的方方面面。瘙痒性皮肤病往往呈复发、慢性趋势,长期瘙痒严重影响患者的身心健康。但截至目前,现代医学对于瘙痒、尤其是慢性瘙痒的治疗还没有满意的方法。

  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是国内最为著名的中医院之一。深厚的中医学积累,不断拓展的科研思路,海量的病例数据支持,以及不断提升医术的职业精神,都令这家医院的医生在创新和临床科研领域,具有得天独厚的条件。广安门医院皮肤科副主任医师王煜明博士便是其中之一。数十年来,在医院和科室领导的关怀、帮助下,特别是皮肤科崔炳南主任和核磁室方继良主任的帮助下,王煜明博士针药并用、中西合璧,在医疗和科研方面取得了喜人的成绩。

  作为皮肤科硕士、针灸学博士,王煜明医生于2010年起开始对针刺止痒的研究,并于2016年赴美国哈佛医学院精神学系进行学习深造,在取得精神学博士后经历的同时,也在科研上取得了一定突破。他在国际上首次研究并发现了慢性自发性荨麻疹存在中枢神经系统的异常;首次提出小脑-奖赏-体感运动环路学说在慢性自发性荨麻疹的病理机制中具有重要作用;首先发现针灸可以通过作用于小脑,进而影响小脑-奖赏-体感运动环路而达到止痒目的。

  从传统中医及现代医学理论来讲,针灸是怎样实现止痒功效的?其核心是什么?针灸与中药、中医与西医需要如何兼融并包地对抗瘙痒这一难题呢?带着这些疑问,记者采访了王煜明博士。

  

对抗瘙痒新思路:针药并用、中西合璧

 

  针药并用 疗效显著

  “作为皮肤科博士,每天都面临和困扰患者的瘙痒作斗争。”王煜明博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中医博大精深、历史久远,治疗瘙痒性皮肤病疗效确切,中医的中药和针灸具有西药无法比拟的优势和特色。”

  具体来说,大多数中药虽然很安全,长期服用也会有副作用,而针灸安全性高、副作用少。此外,中药和针灸各有特色,能够取长补短。比如,针灸方便简捷,能够迅速起效,针灸疗法中的拔罐、放血、火针等能够直接作用于瘙痒的皮损部位而迅速起效、直达病所。针药并用,具有西药无法比拟的优势,能够最大限度的发挥中医特色。

  2005年,作为北京中医药大学与卫生部中日友好医院联合培养的“中西医结合皮肤性病学”硕士毕业之后,王煜明医生于2010年选择了继续在北京中医药大学攻读针灸学博士,并于攻读博士期间,在皮肤科开设比较完备的针灸专题门诊,将针药结合用于常见皮肤病、特别是瘙痒性皮肤病的治疗。

  数年来,王煜明博士一直专注于针刺干预慢性自发性荨麻疹中枢机制的研究,并承担广安门医院所级课题及中国中医科学院院级课题。作为课题的总负责人,王煜明博士在研究中发现,在运用针灸对某些穴位进行针刺之后,患者大脑功能的异常发生了显著的改善。这一发现更是坚定了王煜明博士在该领域继续研究的决心。

  “同时具有皮肤科硕士与针灸学博士学位、学历,在全国是凤毛麟角。”王煜明的博士生导师、著名的针灸学家赵吉平教授如此表示。

  正是由于能够针药并用,王煜明博士在瘙痒性皮肤病以及带状疱疹引起的后遗神经痛、脱发等难治病的治疗上取得良好的疗效,全国各地患者开始慕名而来。记者了解到,有很多慢性荨麻疹的患者,采用各种中西医疗法病情多不能缓解,经王煜明博士诊治以后,得到明显的缓解,部分甚至完全痊愈。还有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的患者,口服各种中、西药物疗程久、副作用多、疗效不显著,而针灸镇痛疗效确切,针刺结合火针止痛效果好、疗效显著,有很多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的患者,经王煜明博士运用针刺配合火针的方法治疗以后,大多数都得到明显的缓解,甚至完全痊愈。此外,还有一些脱发严重的患者,经过长期的中西医治疗、甚至口服激素都不能得到满意的疗效,在王煜明博士的精心治疗之后,口服中药配合针灸如梅花针,病情痊愈。

  中西合璧 探索瘙痒

  瘙痒不仅困扰患者,对皮肤科医生也是挑战,现代医学止痒疗效不佳,存在很多问题,比如停药复发、用药只能暂时缓解瘙痒症状等,究其根本,关键在于对瘙痒的机制仍未探明。与此同时,中医治痒虽然疗效确切,但作用机制尚未明确。多年来,王煜明博士不仅针药并用治痒,还一直致力于探索瘙痒及针刺止痒的大脑机制。他在国际上首次研究并且发现慢性自发性荨麻疹存在中枢神经系统的异常;首次提出小脑-奖赏-体感运动环路学说在慢性自发性荨麻疹的病理机制中具有重要作用;首先发现针灸可能是通过作用于小脑,进而影响小脑-奖赏-体感运动环路而达到止痒目的。

  在美国哈佛医学院麻省总院精神科深造的时间里,王煜明博士不遗余力地专注于 “脑科学”研究。狭义的“脑科学”就是精神科学,是了解精神系统内分子水平、细胞水平、细胞间的变化过程,以及这些过程在中枢功能控制系统内的整合作用而进行的研究。广义的定义是研究脑的结构和功能的科学,还包括认知神经科学等。认知神经科学的最终目的是在于阐明人类大脑的结构与功能,以及人类行为与心理活动的物质基础,在各个水平(层次)上阐明其机制,增进人类神经活动的效率,提高对神经系统疾患的预防、诊断、治疗服务水平。脑科学的延伸包括开发脑型计算机等。总之,科学家预测,未来将是脑科学的世纪。

  在读博期间,王煜明博士的导师赵吉平教授就强调了针灸治疗皮肤病的良好疗效,尤其针灸止痒的疗效,比如针灸治疗慢性荨麻疹、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脱发等。并且反复强调针灸的作用特点。王煜明博士通过在哈佛医学院精神学系每天与脑科学打交道的经历,感悟更深刻,原来中医早就强调并突出的理念其实就包括现代医学中的“脑科学”。

  现代医学在皮肤病的瘙痒机制研究方面,都关注皮肤的变化,认为瘙痒的主要病位在皮肤,而王煜明博士通过对慢性自发性荨麻疹中枢机制的研究发现,慢性自发性荨麻疹存在中枢的异常。同时,虽然没有排除所谓的安慰剂效应,但针灸可以显著改变中枢的异常并使之正常化。因此,无论是对瘙痒病机的研究,还是针灸作用机制的研究,都与脑密切相关。

  更有意思的是,王煜明博士的研究结果还发现,慢性瘙痒患者的中枢异常也包含了经典的“奖赏系统”。瘙痒与搔抓密不可分,而搔抓不仅能够抑制瘙痒的感觉,也能够引起一种欣快感,两者形成了一种内在的奖赏机制。虽然目前还没有办法证实由于奖赏的存在,搔抓也或许能够引起瘙痒,但所有的结果都是对中医理论的阐释。

  王煜明博士认为,现代的脑科学的研究其实就是对中医理论的阐释,现代医学研究发现几乎所有的疾病都涉及大脑的功能与结构的改变,其实中医很早就强调七情与疾病的关系,其实就是现代医学中心理对疾病的影响。

  谈到治疗,中医的手段虽然古老,但更有效及安全。比如,针灸疗法,现代研究发现,大脑是针灸的主要作用靶点,因此,针灸具有很好的止痒、镇痛效果并不为奇。

  作为中医的一员,王煜明博士深刻体会到肩负责任的重大,现代中医有义务和责任继承中医,并利用现代医学的手段将中医进行更好的阐释和推广,现代中医人必须不断提高自己的知识构架,并不断与不同领域的学者进行协作,才会有所建树。

(责任编辑:李宗祐)  


 

精彩推荐

频道精选